·   湘潭市优抚医院

·    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

·   湘潭市民政局直属二级甲等综合医院

·   湘潭市养老康复中心

急救电话0731-52518120

养老咨询0731-52528999

健康咨询0731-52518666

搜索
搜索
电话
微信

最新动态

湘潭六医:“中国医养结合机构10强”是如何炼成的?
@湖南人 异地就医直接结算,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赶紧收藏
湘潭市六医院推行党员“政治生日”制度
2018年湘潭市民政局直属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专业技术人员面试公告
德国康复专家Eibo Schwitters教授来我院讲学
湘潭六医成首批“老年综合评估与管理 中心(湘雅) 培训基地”

医院指南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福星中路仁心巷
Email:
1928248678@qq.com
联系电话:0731-52518100     0731-52528999

版权所有: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 .     湘ICP备18011583号-1

扫一扫关注国家医管中心

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

湘潭市养老康复中心

手机版伟德客户端1946

>
>
>
上海、广州 “医疗养老”结合模式资讯两则

资讯详情

上海、广州 “医疗养老”结合模式资讯两则

作者:
2015/06/23 16:14
浏览量
一、 上海启动医养结合模式 新增50家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
 
 
 
来源: 中国广播网(北京)
 
 
 
      央广网上海6月22日消息(记者杨静)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今年,根据上海市政府排定的年度实事项目,全市将有50家养老机构新建内设医疗机构,并在医保批准联网之后纳入“三段”结算。到2017年,凡是拥有150张以上床位的养老机构,除了和医疗机构邻近设置、整合设置以外,都有望成立各自的内设医疗机构。
 
 
 
             上海此轮养老机构的改革,“医”“养”分属不同的专业领域,相应的公共资源也由不同的部门分配。一直以来,国内的养老领域的医疗水平不高,而且医疗领域对养老领域的服务能力也有限。究其原因,还是两者之间存在深厚的“资源壁垒”。上海以“新增50家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为起点,开启了新一轮的养老改革,民政、卫生计生、人社等部门共同参与到这个“资源破壁”的规划当中,试图来推动“医养结合”的实质性进展。目前上海660家养老机构当中,已经有139家设立了医疗机构,其中103家纳入医保联网结算。今年开始,内设养老机构的建设进入这个提速期。比如上海的闵行社会福利院,从1995年开始开设医疗区,成为上海首个拥有内设医疗机构的养老机构。十年以后,这个福利院已经成为医保定点单位。此后,上海市区的两级福利院逐步进入医保队伍。
 
 
 
       上海市卫生局卫计委统计,目前上海老人的总患病率为77.3%,60岁以上的生活老年人不能自理的大概占到3.7%,其中80岁以上的生活不能自理的占到了13.1%。对这些老人而言,养老和就医,就像“吃饭”和“吃药”一样是须臾不可分割的事情。对老年疾病的初期干预越充分,后期的医疗支出就越低,“养老幸福指数”则越高,这也是上海当前“医养结合”概念大受推崇的主要的原因。最近,上海市民政、卫计委、人保局联合发文,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被定义为“医养结合”的支持平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向养老领域的医疗辐射,同时涵盖机构养老、社区养老、居家养老三部分。首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与养老机构签约合作,向所在辖区的养老机构提供基本的医疗护理服务。比如助力老年人的突发疾病转院、医疗巡诊、康复护理指导等等;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与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综合为老服务中心、长者照护之家等社区托养机构达成合作,到2017年,两者签约率需达到100%;第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对社区老年人的服务继续深化。现在全市有936万居民与家庭医生签约,占常住居民的42%,作为签约服务重点对象的60岁以上户籍人口,可以说已全部基本覆盖。
 
 
 
 
 
 
 
二、落户广州的法国高利泽集团:“我们的养老院必须具备医疗功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刘 涌     实习记者 李晓明 北京报道
 
 
 
 
 
       近日, 在中国市场“潜伏”多年之后,来自法国的高利泽集团(以下称“高利泽”)终于在2015年迎来了第一个落地的项目。高利泽中国区总经理杜立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时称,高利泽未来将在中国养老市场施展一个更庞大的计划。
 
 
 
   随着国家和地方相关支持政策的出台、宏观环境的改善,包括金融、地产等国内企业以及众多跨国养老企业纷纷加快了在中国养老市场的拓展和掘金的步伐。
 
 
 
   高利泽在法国的经验表明,医疗资源在养老服务中的不可或缺。受制于养老观念,自主、半自主的老人基本会选择居家养老,而选择机构养老的失智失能老人则对养老机构的医疗条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在这方面,中国则与法国颇为相似,所以“医养结合”备受关注。不过,由于涉及到卫生计生、民政、社保等多个部门的职能,尤其是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医养结合”仍有许多问题需要在探索中进一步解决。
 
 
 
   1.以失智失能老人为主要服务群体
 
 
 
   法国很早便进入老龄化社会,市场需求的出现使这个领域很早便出现专业的养老企业。
 
 
 
   高利泽是法国第四大养老集团,也是最大的私立养老机构,1976年创办。高利泽旗下第一家将养老机构的设计、建造和运营相结合的熙柏乐花园品牌的养老院,于1989年建成。2005年,高利泽走出法国,在西班牙成立子公司。
 
 
 
   经过将近40年的发展,目前,高利泽已经拥有60家养老院,超过4000张床位,以及近3000名医疗及康复护理人员。高利泽在2014年的可用营业额达到了1.75亿欧元,在法国私营养老护理院中,占据10%的市场份额。
 
 
 
   21世纪经济报道(以下称“21世纪”):高利泽在欧洲运营的养老机构有怎样的特点?
 
 
 
   杜立伟:高利泽在法国是最主要的养老机构运营商之一,而这些养老院最主要的特点是具有医疗服务功能。高利泽致力于专门为失智失能老人提供养老服务,这要求我们的养老院必须具备医疗功能。另外,高利泽还拥有康复中心,为术后老人提供康复的服务。
 
 
 
   与此相适应的就是,我们会给养老院的老人提供舒适质量的生活,像高端酒店一样的生活条件。第三个特点是,高利泽通过两个子公司熙伯乐设计顾问公司和熙伯乐健康顾问公司,完全掌握了建设一个养老机构从设计到管理的全部过程。
 
 
 
   第四个特点就是培训服务。在一个养老机构里面,工作人员不仅在工作时要非常有耐心和热情,同时,还要有护理以及医疗方面的经验和知识。所以高利泽会在每个养老机构里都设有一个专门的培训机构。
 
 
 
  《21世纪》:如果高利泽提供的是酒店一样的服务,是不是意味着费用高昂?
 
 
 
   杜立伟:在法国,情况可能会有一点特殊,老人住在养老院所花费用大约有百分之五十是由国家支付的。而且这个支付的比例也跟老人所在地区或者说城市有关系。比如说,巴黎这样的大城市,政府资助给个人的比例会比较高,而其它城市会比较低。所以,很难讲具体收费是多少。法国政府是根据老人不同程度的失智失能情况提供政府补贴,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失智失能老人以及家庭的负担。
 
 
 
  《21世纪》:高利泽为什么要定位于失智失能老人?
 
 
 
     杜立伟:法国的人口老龄化形势很严峻。预计到2050年的时候,法国将会有一亿人口进入老龄阶段。可以想象,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对我们而言,失智失能老人家庭是非常需要一个如高利泽一样的专业机构,能够给老人同时提供舒适的生活条件以及放心的医疗照护条件。对于老人而言,家人的护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们健康以及安全方面的需求了。
 
 
 
   2.法式经验尝试在中国本土化
 
 
 
   最近十年,高利泽进入了快速扩张规模的阶段。从2007年到2014年,高利泽旗下的养老院数量从20家左右增长到超过60家。也是在这一阶段,高利泽尝试进入中国市场。但与在欧洲的快速扩张相比,高利泽在中国市场的进展速度则要缓慢许多。
 
 
 
   2008年,高利泽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子公司,随后又相继在深圳、成都和昆明等地设立了办事处。不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高利泽在中国市场都没有具体项目落地,直到2014年。
 
 
 
   2014年10月,高利泽与招商局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由招商局集团持股51%,高利泽持股49%,第一家养老院落户广州,并计划2016年正式开放。
 
 
 
  《21世纪》:与招商局集团合作的第一个项目,为什么会落户在广州?
 
 
 
   杜立伟:先讲一下我们双方合作的特点。
 
 
 
   目前中国市场上的高端养老机构,主要是面向自主或半自主的老人提供服务。我们来到中国,希望能提供中国市场上还没有的服务,就是面向失智失能老人的服务。所以,我们管理的养老院肯定是具有医疗服务能力的,也就是所谓的“法式养老院”。
 
 
 
   招商局集团在广州开发的是一个很大的项目,高利泽在其中负责管理养老部分。
 
 
 
   我们的解决方案结合了中国政府关于养老服务的政策。这个项目中包括一个核心养老院,一座日托中心,和五栋老年公寓。这样,我们为90%的老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7%的老人提供日间照料,3%的失智失能老人提供机构养老服务。
 
 
 
   高利泽与招商局合作的这个项目是一个包涵了各个功能的非常健全的社区。这是我们的理念,我们希望老人生活在这样的社区里,而不是建一个纯粹的养老社区,让老人单独生活在那里。选择落地广州,主要是我们认为,目前这样的养老服务在广州地区还是个空白。
 
 
 
  《21世纪》:高利泽在中国定位服务对象的也是失智失能老人,你们对中国市场怎么判断?
 
 
 
   杜立伟:在这方面,中国和法国有很多相同点。在养老市场方面,首先,中国现在正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在老龄人口当中,会有一定比例的老人是因为患病而面临失智失能。这个数字其实就会很庞大。
 
 
 
   但具体会是多少,不同的机构会有不同的研究结果,我们只能做一些参考。比如有研究机构就提到,从全世界的角度,85岁以上的老人中,会有25%的老年人患有帕金森、老年痴呆等疾病。
 
 
 
  《21世纪》:如果高利泽定位失智失能老人的话,那你们在中国的服务资源如何配置?
 
 
 
   杜立伟:是这样,在中国提供服务的话,主要人员肯定主要还是来自中国,大约有90%-95%的比例。来自法方的主要是一些管理人员和负责培训的人员,他们主要是将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带过来。
 
 
 
   关于人员的培训,高利泽正在跟广州市的卫生计生部门、民政部门谈相关的合作。我们希望能够把高利泽的经验带来,但不能完全保持法国的做法,要进行本土化。
 
 
 
   有关医疗的部分,在广州这个养老的项目中会有自己的医生、护士,还会配置一个高端的诊所,同时高利泽还和当地的一家三甲医院建立了合作。一般疾病的治疗可以由这个诊所完成,一些重症可以到这家大医院就诊。不过,针对老年人个性化的医疗方案则由我们养老院自己的医生制定。
 
 
 
   高利泽已经积极和中国的医科院校以及护理培训机构建立长效的合作关系,并且在课程中,在中国已有的基础之上,加入高利泽在法国的独特照护经验和技术。
 
 
 
  《21世纪》:不过,中国对老年人的保障制度与法国不一样,高利泽怎么定位服务的人群?
 
 
 
   杜立伟:这个问题很重要。在法国,高利泽的目标市场定位于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在中国目标市场也一样。这是高利泽的一个出发点。未来可能会发展针对中产以下人群的服务,但是目前还是定位在高端人群。
 
 
 
  《21世纪》:除了广州已经确定的这个项目外,高利泽与招商局的合作还有哪些在计划中?
 
 
 
     杜立伟:是这样,我们计划建六到七家这样的养老院,总的床位规模大概在1000张。除了在广州的这个项目外,其他可能的项目位于深圳,青岛,厦门,之后是北京和上海。最近同样在武汉有意向性项目。